三峽大壩仍是夢 明日黃花東逝水(七)

1955年6月到1960年8月,蘇聯先後派出一百二十多位各類不同領域的專家以及一支航測隊。中蘇聯手在三峽進行大規模勘察設計工作,並提出最高蓄水位200、220、235公尺三種方案。但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傾向于235公尺高程方案,這比薩凡奇的200公尺蓄水方案還高35公尺,也引發三峽工程可行性問題的爭論。
蘇聯專家中有一位年僅三十出頭的美女淹沒專家米德維捷娃(Медведева Н.М),她指導設計人員分析正常蓄水位200、220和235公尺各方案的主要淹沒指標,如何確定水庫淹沒對國民經濟產生的影響、需要採取的措施,以及確定修建水庫所需費用等。這對日後三峽訂定高、中、低壩的選擇,淹沒區域百萬移民的安排產生極大助益。
此時,三峽夢似乎即將實現…
1956年5月31日,毛澤東從長沙來視察武漢長江大橋,適逢武漢舉辦《支援解放臺灣橫渡長江競賽》,也隨興游泳橫渡長江。
毛澤東游長江1956武漢長江大橋1望著興建中的武漢長江大橋,想起規劃中的三峽大壩,意氣風發,寫下《水調歌頭•游泳》: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
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
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閒庭信步,今日得寬餘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
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
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雲雨,高峽出平湖
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水調歌頭游泳可惜人算不如天算,1953年3月蘇聯總書記史達林過世,繼任者赫魯雪夫抨擊史達林搞個人崇拜。1956年2月赫魯雪夫於蘇聯共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中發表「秘密報告」,全面展開批評史達林,實施修正主義政策,震動社會主義國家陣營,也引起毛澤東的不滿,雙方在意識形態等問題有不同認知,在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建設上產生爭論,中、蘇關係開始惡化。
1960年8月赫魯雪夫撤回所有專家,三峽夢再度落空…
赫魯雪夫(赫魯雪夫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960年9月赫魯雪夫出席聯合國大會,抗議菲律賓代表批評蘇聯在東歐地區實行帝國主義,竟然脫下他39號的黃色皮鞋猛敲桌子,日後成為朱高正在立法院學習的榜樣…)

中共自1950年抗美援朝(韓戰)、1951年三反五反,1955年肅反、1959年全國性糧食短缺和大飢荒、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直到1969年3月中蘇珍寶島事件,蘇聯在邊境屯兵百萬,戰火一觸即發,連年內憂外患下,無暇顧及民生經濟建設,遑論三峽大壩如此龐大的建設。
1969年10月份毛澤東視察湖北,湖北省長張體學趁機請求興建三峽工程。毛澤東回覆:『現在要準備打仗,你腦殼上頂著200億方水,怕不怕?』於以否決。
張體學不死心,次年,1970年,由湖北省、武漢軍區和水電部聯名向毛澤東提出先修三峽工程的組成部分–葛洲壩水利樞紐,毛澤東批示:『贊成興建此壩』
毛澤東和周恩來認為,先修建葛洲壩工程,可做為興建三峽工程的試驗和探索。搞好葛洲壩,就能為三峽工程奠定基礎。只是,在未深入勘查地質又無詳盡規劃的情況下,葛洲壩倉促動工。
1970年12月26日,毛澤東生日,上萬名建設者高唱語錄歌,喊著:『邊勘測,邊設計,邊施工』、『萬人設計,萬人審查』,轟轟烈烈的開進葛洲壩工地。
12月30日葛洲壩工程在綿羊洞河灘舉行開工典禮8萬多人參加,為紀念毛澤東1958年3月30日視察長江三峽,工程代號3301970年12月30日葛洲壩工程開工工程代號為330工程開工典禮在綿羊洞河灘8萬多人

葛洲壩但開工不久即發現葛洲壩地質條件極差,地下70多層泥化夾層,澆灌混凝土時又違反操作規程,導致壩體出現八十多條裂縫;且又無施工規劃,造成長江主航道交通阻塞。
1972年11月,周恩來緊急召開國務院葛洲壩工程匯報,宣布葛洲壩暫時停建,至1974年復工。
毛澤東的三峽夢有生之年終未能圓,他曾意味深長的說:『將來我死了,三峽大壩修成後,不要忘了在紀念文章中提到我呵…』

毛澤東的父親是富農,啟蒙於私塾,古文基礎紮實,酷愛吟詩作詞,發表不少作品,也愛書法且别具風格、自成一體,許多專門研究毛體書法的學會、研究會、藝術館尊之為書法家。

談到毛澤東,總會想起蔣介石:蔣介石生於書香世家,受教於名師家塾,愛讀《大學》、《中庸》等經典,有深厚的國學基礎,書法也有一定的造詣。但與毛澤東狂草藝術迴然不同,正如其名:「中正自守,其介如石」,他秉持傳統、落筆嚴謹。
多年前,國外稍有規模的旅店,尤其美、加,房間床頭櫃都會放置一本聖經。常有失意旅人閱讀聖經得到慰藉,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和靈魂。
早年台灣的旅店也不例外,床頭櫃內可以找到聖經。不同的是,翻開聖經頁首,有一張浮貼的『總統用箋』,上面是蔣介石極為工整的書法,寫著:
「我甚喜悅勸人讀習聖經,因為聖經就是聖靈的聲音,發揚上帝的公義,和祂的慈愛,世人救主的耶穌基督,捨身流血、拯救一切信祂的人,祂的公義使邦國高舉,基督是一切自由的磐石,祂的愛能遮掩一切過錯,凡信耶穌的必得永生。」
蔣中正總統用箋蔣介石是虔誠的基督信徒,隨時不忘傳道。他在政府機構、部隊中,發放《聖經》以及美國傳道人考門夫人(Lettie Burd Cowman)的《荒漠甘泉Streams in the Desert》,許多政府人員和軍人因此信奉基督。
甚至在遺囑中,與絕大多數的政治領袖不同,他以基督徒自傲:「自余束髮以來,即追隨總理革命,無時不以耶穌基督與總理信徒自居…」
蔣公遺囑毛澤東與蔣介石是上一世紀中國最重要的兩位人物,他們的功過、褒貶,評價不一,各有忠誠的支持者和誓死的反對者,有人稱他們是偉人,有人稱他們是罪人…
西元626年,唐代高僧釋普濟在『五燈會元』卷五十三中曾說:「廣額正是個殺人不眨眼底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就基督信徒而言,路加福音23章說:
…他們將耶穌帶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那同釘的兩個犯人,有一個譏誚祂說:「你不是基督麼?可以救自己和我們罷」
另一個應聲責備他說:「你既是一樣受刑的,還不怕神麼?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作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作過一件不好的事」
就說:「耶穌阿,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
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裏了…」
約翰福音3章16節又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聖經是一本奇妙的書,使徒行傳16章31節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當你感覺徬徨無助的時候,不妨翻閱看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