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部經典西部電影的兩首經典歌曲(下) 救了《日正當中》的《不要拋棄我,親愛的》(Do not forsake me, oh, my darling)

《日正當中》(High Noon)這部1952年獲得四項奧斯卡金像獎的西部電影,從拍攝到成名的過程,不論製作、編劇、演員和歌曲都有許多曲折的故事。

首先,這是一部製作人與編劇在英國完成的美國電影:

20世紀中,1947年至1950年代末期,美國政府清除左派份子,發生第二次紅色恐慌(第一次紅色恐慌發生於1918-1920年),好萊塢也成立「保存美國理想影業聯盟」(MPA-Motion Picture Alliance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American Ideals),風厲雷行的執行所謂「好萊塢黑名單」,數千位演員、編劇、導演、影藝工作人員因此失去工作。

正在籌畫《日正當中》的製作人與編劇Carl Foreman被查出十餘年前,於30年代的學生時期是社會革命主義支持者並曾加入共產黨,因而被傳喚至眾議院非美活動委員會(HUAC-House Committee on Un-American Activities)的聽證會。Carl承認曾加入共產黨,但早已退黨多年,拒絕吐露共產黨員名單,聽證會以「不合作的證人」名義將他列入黑名單。
時任「保存美國理想影業聯盟」主席的約翰韋恩極力抨擊這部電影反對好萊塢黑名單運動。雖然也是聯盟會員之一的加利古柏力挺Carl,仍然擋不過輿論,最終迫使Carl無法在美國工作,逃往英國繼續遙控《日正當中》的製作和編劇,也因此當《日正當中》正式發行及奧斯卡提名時,Carl的名字被剃除。

不只《日正當中》,Carl於1956年在英國以假名,改編了法國作家Pierre Boulle所寫小說《Pont de la rivière Kwai》,拍攝另一部獲得七項奧斯卡金像獎的《桂河大橋》(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而最佳改編劇本獎則頒給了不會講英文的小說原著作人Pierre Boulle。之後,Carl在英國製作了包括《六壯士》(The Guns of Navarone)、《獅子與我》(Born Free)、《勝利者》(The Victors)等許多膾炙人口的電影,在美國發行時都沒有他的名字,直到1984年Carl回到美國,在加州比佛利山莊死於腦腫瘤後,他的名字才被添加回各獎項。

~~~

非首選的加利古柏(Gary Cooper)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加利古柏最初並不是導演Fred的第一人選,但首選的馬龍白蘭度、蒙哥馬利克利夫、查爾頓赫斯頓以及葛萊格雷畢克等巨星都回絕了,因為他們認為這部電影無法匹配先前的西部電影。

而加利古柏因Carl被列黑名單事件,曾徵詢他律師父親的意見,他的父親說:「你是一位演員,做好你自己的工作…」

當時的加利古柏正處演藝事業低潮,一方面因為他的健康問題:胃潰瘍,腰背無法伸直,髖關節的問題影響他走路,使他無法長時間工作和走路;另一方面,除了身體問題,他剛和妻子離異,使他的精神極為低靡,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老了許多。

事實上,因為他心力憔悴的面容和闌珊的步伐,幾乎無需化妝即可演出四面受敵卻孤立無援的警長。不論如何,他克服了疾病的痛苦與精神的折磨,最後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證明了他的演技和職業精神。

此外,加利古柏與Carl是舊識也是好友,1942年時即合作演出『約克軍曹』(Sergeant York)贏得他的第一座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最令加利古柏遺憾的我猜是,1939年籌畫『亂世佳人/飄』(Gone with the Wind)的導演David Selznick,一開始就認定加利古柏是飾演男主角白瑞德的第一人選,由於這部電影被批評為歷史修正主義和推崇奴隸制度,加利古柏竟然予以回絕。當時他說:「這部電影將會是好萊塢歷史上最大的敗筆,幸好鼻青臉腫的是克拉克蓋博(Clark Gable),不是我」最終,這部電影獲得十項奧斯卡金像獎。

~~~

救了電影的歌曲

《日正當中》的主題曲「不要拋棄我,親愛的」《Do Not Forsake Me, Oh, My Darling》,由猶太裔俄國移民Dimitri Tiomkin作曲,美國作曲家Ned Washington寫詞,獲得1952年奧斯卡獎最佳原創歌曲和最佳配樂獎。但是,這首歌如何救了這部電影?

《日正當中》拍攝完成時,幾乎所有電影專家都認為這是一部極為失敗的影片,令製作人猶疑,遲遲不敢發行。於是Dimitri買下這首歌的版權,交由著名的流行及福音歌曲明星Frankie Laine錄製唱片。出人意料,這首歌竟然立即走紅全世界。

受到這首歌成功的激勵,四個月之後正式發行電影,一舉提名入選七項奧斯卡,其中四項獲獎,Dimitri也成為影史上第二位,同一部電影獲兩項金像獎的作曲家。

這首歌的得獎不僅因為與電影的融為一體,它的歌詞也闡述了這部電影定義的主題:「榮譽與責任」。電影歷史學家Arthur R. Jarvis, Jr說:這首歌救了《日正當中》這部電影;另一位音樂專家Mervyn Cooke同意這個說法,並予補充:這首歌的成功,改變了電影音樂歷史的演進。

Dimitri將音樂融於電影的傑出表現可稱得上是天才電影音樂家,他的作品不只《日正當中》,包括邊城英烈傳(The Alamo)、六壯士(The Guns of Navarone)等許多電影主題曲都獲得提名或得獎,而他也是第一位上台領獎致詞時,感謝貝多芬、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的受獎人。

~~~

在白宮放映最多次的電影

《日正當中》於1952年本片獲得第25屆奧斯卡學院獎男主角、剪輯、原創配樂、原創歌曲四項奧斯卡金像獎,被認為是美國影史上最重要的電影之一,國家影片登記部於1989年將本片收入國會圖書館首批典藏保護的25部美國電影之一。
儘管這部電影當時受到許多激進派的抨擊,狂熱反共的美國總統雷根表示他最讚賞的電影是《日正當中》,雷根認加利古柏的飾演的警長即使在所有鎮民拒絕幫忙下,依舊強烈的忠於他的職責、法律和小鎮的福祉。而許多其他的美國總統如艾森豪、克林頓都非常喜愛這部電影,在白宮創紀錄的放映17次​​。

~~~

總之,加利古柏、《日正當中》以及主題曲《Do Forsake Me, oh my darling》經歷一甲子,依然令無數影迷與歌迷懷念

By Frankie Laine

Music by Dimitri Tiomkin Lyrics By Ned Washington 中文翻譯 Michael Shih

Do not forsake me, oh, my darlin’,
On this, our wedding day.
Do not forsake me, oh, my darlin’,
Wait; wait alone.
I do not know what fate awaits me.
I only know I must be brave.
For I must face a man who hates me,
Or lie a coward, a craven coward;
Or lie a coward in my grave.
不要拋棄我,親愛的
在我們婚禮之日
不要拋棄我,親愛的
等待,孤獨的等待
我不知等待我的是怎樣的命運
我只知道我必須勇敢
因為我必須面對一個恨我的人
或如一個懦夫,一個怯懦的膽小鬼
或如一個懦夫躺在我的墳內
Oh, to be torn ‘twixt love and duty.
S’posin’ I lose my fair-haired beauty.
Look at that big hand move along,
Nearing high noon.
在愛情與責任之間拉扯
如果失去我的金髮美女
注視著那移動的巨手
即將指向正午

He made a vow while in state prison:
Vowed it would be my life for his an’,
I’m not afraid of death but, oh, what shall I do,
If you leave me?
他在州監獄發願:
發誓將用我的生命換取他的
我不怕死,但是,我該怎麼辦
如果妳離開我
Do not forsake me, oh, my darlin’:
You made that promise as a bride.
Do not forsake me, oh, my darlin’.
Although you’re grievin’, don’t think of leavin’,
Now that I need you by my side.
不要拋棄我,親愛的
妳曾承諾作我的新娘
不要拋棄我,親愛的
雖然妳苦惱,但不要想著離開
現在,我需要妳在我身邊。
Wait along, (Wait along.)
Wait along.
Wait along. (Wait along, wait along, wait along, wait along.)
一起等待,一起等待,一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