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部經典西部電影的兩首經典歌曲(上) 赤膽屠龍(Rio Bravo – My Rifle, My Pony and me)

『赤膽屠龍』是美國最有影響力之一的導演霍華德霍克斯(Howard Hawks)於 1959年執導的經典西部電影,由約翰韋恩,狄恩馬丁和瑞奇尼爾森主演。但霍華德霍克斯的拍攝動機卻是針對1952年由Fred Zinnemann導演,加利古柏(Garry Cooper)主演的另一部經典西部電影『日正當中』(High Noon)。這兩部電影之間的關係說明美國也是一個充滿了矛盾的國家。

『日正當中』敘述遭警長(加利古柏)逮捕,送往法院判處絞刑卻又獲假釋的惡人出獄後揚言,將於某日帶著他的黨羽(黃昏雙鏢客的李范克里夫Lee Van Cliff)搭乘火車於正午12時抵達小鎮,向警長復仇。警長到處尋求鎮民的協助,但小鎮人民畏懼惡勢力,沒有人敢挺身而出支持警長,甚至當初判決惡人絞刑的法官也離去。警長不得不獨自面對,但終於格殺惡人。拍攝的時代背景正值美國麥卡錫主義橫行,造成好萊塢黑名單(又稱娛樂業黑名單)的流弊,導演藉此片嘲諷美國人民缺乏正義感…

『日正當中』雖然獲得包括最佳男主角的四項奧斯卡金像獎,但引發不少極端保守派的抨擊,認為這部電影反麥肯錫主義,又因編劇Carl Foreman曾是共產黨員,被好萊塢列為黑名單,最後迫使Foreman離開美國。

很諷刺的是,奧斯卡頒獎時,加利古柏正拍攝另一部電影,於是委請約翰韋恩上台代為領獎。保守派也是麥肯錫主義支持者的約翰韋恩說:「我一點也不喜歡『日正當中』,它不是美國人的風格,我也不後悔趕走Carl Foreman」

其實,加利古柏也是著名的保守派,在同意演出『日正當中』之前,徵詢了他父親的意見,他的父親是一位律師,他說:「你是一個演員,做好你自己的工作…」

霍克斯製作的『赤膽屠龍』劇情與『日中當中』極為相似,也是警長(約翰韋恩John Wayne)執法捕捉歹徒,歹徒的兄弟和黨羽前來解救。不同的是,警長有一個酗酒、落魄,可以為一杯酒忍受屈辱的副警長(狄恩馬丁Dean Martin),一個未經世故的大男孩槍手(名歌星瑞奇尼爾森Ricky Nelson)和一個瘸腿沒牙的老傢伙(獲三屆最佳男配角金像獎名演員瓦特布倫南Walter Brennan)的同心協助,格殺了歹徒。注意到『赤膽屠龍』與『日中當中』的差異嗎?

兩部電影導演有一段有趣的隔山鬥嘴對話:

『赤膽屠龍』導演霍克斯說:“我製作『赤膽屠龍』是因為我不喜歡『日中當中』,也不喜歡電影中的警長。我不認為一個好警長會像一隻斷了頭的小雞,四處乞求鎮民的幫助。誰救了他?他的貴格會的妻子!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西部想法。」

被激怒的Zinnemann回應:「我非常敬佩霍克斯,但我希望他別管我的電影!」

「…我聽說霍克斯曾表示他製作『赤膽屠龍』是為回應『日中當中』,因為他不相信一個好的警長會在小鎮到處尋求別人幫助他的工作。我很吃驚他有這種思維。警長也是人,沒有兩個人是一樣的。『日中當中』的故事發生在老西部,但它確實是一個關於良知衝突的故事,這部電影並沒有削弱對西部英雄的尊敬。」

誰對?我想,在不同的立場上,兩人都對。你認為呢?

了解這兩部電影的製作背景與動機後,趁著過年有好幾天的假期,再來欣賞或會有不同角度的感受

~~~

不論如何,我的主題仍是經典西洋歌曲的溫故知新,還是讓我們來聽聽『赤膽屠龍』兩首動聽的歌曲吧

《My Rifle, my pony and me》是猶太裔俄國移民音樂家Dimitri Tiomkin改編他自己於1948年為電影紅河谷(Red Valley)所寫的主題曲,這部電影也是由約翰韋恩主演,Dimitri只是更換了歌詞。另一首《Get Along Home, Cindy》則是20世紀初流行於北卡羅拉多州的民謠。

這兩首歌穿插在電影中似乎沒有意義,但細心觀察,發現這是導演刻意安排在艱難的氛圍中,輕鬆愉悅的合唱,使大夥的心連在一起,這是形成合作團隊的開端,對於未來齊心面對嚴峻挑戰,非常具有說服力。

狄恩馬丁獲得『赤膽屠龍』演出的經過有一段插曲,這是他從酗酒惡習中掙扎脫困,力求振作的第一部西部電影:

導演霍克斯籌劃這部電影時男主角尚未確定,狄恩馬丁的經紀人企圖說服霍克斯採用馬丁演出酗酒、潦倒的副警長

霍克斯說:「那麼,你請他明日早晨9:30來我辦公室…」

馬丁的經紀人猶疑地說:「我不能確定明天是否能那麼早來…」

「是嗎?如果他想要這個腳色,就請他明早準時到…」霍克斯冷冷地回應

第二天,馬丁準時出現於霍克斯的辦公室,他向霍克斯解釋:「我快累趴了,昨晚在拉斯維加斯趕場演出,直到深夜結束…今天凌晨好不容易租到飛機過來,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機場穿過市區超擁塞的交通準時趕到這裡…」

霍克斯驚訝於狄恩馬丁的誠摯,談了沒幾分鐘,霍克斯打斷馬丁,說:

「你最好上樓去更衣室。」

「你的意思是…?」狄恩馬丁一臉迷惑…

「喔..我是說你將演這個腳色…去更衣室找適合的戲裝吧」

霍克斯表示:「我一向很喜歡他(馬丁),我知道他一旦要做,他會很努力的做,這是他的個性…他的確做到了,你看他克服了酗酒」

My rifle my pony and me
The sun is sinking in the west
The cattle go down to the stream
The redwing settles in the nest
It’s time for a cowboy to dream
太陽正往西沉
牛群走下溪流
紅翼鳥棲息於巢中
這是牛仔開始夢想的時刻
Purple light in the canyons
That’s where I long to be
With my three good companions
Just my rifle, pony and me
紫色光芒映於峽谷
那就是我嚮往之處
與我的三個好夥伴
我的步槍,小馬和我
Gonna hang (gonna hang) my sombrero (my sombrero)
On the limb (on the limb) of a tree (of a tree)
Coming home (coming home) sweetheart darling (sweetheart darling’)
Just my rifle, pony and me
Just my rifle, my pony and me
將我的闊邊帽
掛在大樹的枝頭上
回家了,親愛的甜心
只有我的來福槍,我的小馬和我
Whippoorwill in the willow
Sings a sweet melody
Riding to Amarillo
Just my rifle, pony and me
河邊楊柳的夜鷹 唱著甜美的旋律
騎著馬往阿馬里洛
只有我的來福槍,小馬和我
No more cow (no more cow) to be roping (to be roping)
No more strays will I see
Round the bend (round the bend) she’ll be waiting (she’ll be waiting)
For my rifle, pony and me
For my rifle, my pony and me
不再有牛隻需要繫繩
不再尋找迷失的小牛
轉過拐彎處,她正在那等著我
等我的來福槍,小馬和我
等我的來福槍,我的小馬和我
…這首歌描述一位放下工作即將返回家鄉的牧牛人,很美吧?

~~~

儘管瑞奇尼爾森是60年代紅極一時的搖滾歌王青春偶像,霍克斯當初意屬貓王Elvis Presley飾演這個角色,霍克斯認為瑞奇尼爾森太年輕,份量不夠。演出後,霍克斯承認『赤膽屠龍』五百多萬票房中的兩百多萬是衝著瑞奇尼爾森而來。

瑞奇尼爾森有許多精彩歌曲,諸如Traveling Man、Hello Mary Lou,卻不幸於1984年墜機意外死亡,年僅45歲。不過,你很難想像,在『赤膽屠龍』中如此清新的形象,竟然是大麻合法的鼓吹者、吸毒累犯,血液中檢出海洛因和多種毒品,頗令人唏噓。

I wish I was a apple hangin’ in a tree
And everytime my sweetheart passed
She’d take a bite off me
She told me that she loved me
She called me sugar plum
She threw her arms around me
I thought my time had come
Get along home, Cindy, Cindy
Get along home, Cindy, Cindy
Get along home, Cindy, Cindy
I’ll marry you sometime
我希望我是一棵樹上的蘋果
每當我的愛人經過
她會咬我一口
她告訴我,她愛我
她叫我糖梅
她伸出手臂摟著我
我想我的時間已經到來
回家吧,辛迪,辛迪
回家吧,辛迪,辛迪
回家吧,辛迪,辛迪
總有一天我會娶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