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夜驚奇 – 飛躍西螺大橋

2011年聖誕,突然想起一段過往趣事,寫了下來和小學同學們分享,也還滿有迴響的

再刊一遍,留下多點回憶 ~~~

各位同學,聖誕快樂

今天Uncle Mike要說一個真實的故事,小朋友們坐好了 ……

曉賓! 不要和楠蕃說話,靜靜的聽,學人家明明和逸蘭多乖….

三十八年前的今夜,1973年12月24日聖誕夜,大約晚上九點多吧,退伍後的第一個聖誕夜,與我同在屏東空軍一區部服役的朋友(名字一下子忘了),他是上尉,我是下士,突然來我家找我,說:

「史魚,我們回去屏東看老朋友。」我在部隊摸魚頗有名氣,因而獲此殊榮稱號~~閉著眼睛也可以摸到魚之意。

「走啊,騎誰的車?」我立刻答應,也沒管媽媽反對,就這樣出門了~~~ (小朋友,你們千萬不可以這樣喔,我到現在還覺得虧欠老媽)

兩人商量後騎他的車,輪流一人騎一半的路。

那年的冬天挺寒的,戴上頭盔、擋風眼鏡,整理纏了好幾圈的圍巾,跨上機車後座~~~

暖暖的、絲絲的睡意,隨著耳邊頗有規律呼嘯的風聲,緩緩而上~~~

我朋友的騎術很好,當他叫我起來換手的時候,大約兩點多吧,已經到了八卦山腳下。

那裡有許多麵攤,冬夜裡傳過來的蔥油香味,特別引動胃裡的饞蟲;我很想吃一碗再走,朋友說再吃就要天亮了,還是先趕路吧;於是換我騎,他坐後座~~~

胃暖了,睡意更濃~~~

騎著,騎著,眼皮愈發沉重,夜晚除了偶有大貨車迎面而過外,公路上沒有幾輛車,勉強抬起眼皮,前方是西螺大橋。

剛上了橋,沒注意路中央是廢棄的產業火車軌道,一不小心車輪差一點卡在鐵軌的縫中,車身突然傾斜,嚇了一跳,幸好當時年輕,反應還算靈敏,立即回復平衡,重心持穩後又繼續前行。

西螺大橋還蠻長的,黑夜中,除了一盞一盞的橋燈從眼旁閃過,

實在看不到什麼風景,很單調又無聊。 再騎著,騎著,眼皮又開始往下掉。勉強睜開,看到橋尾很長很寬很直的下橋引道,前方也無任何車輛,於是握穩了機車龍頭,心想,稍閉一會兒眼睛應無礙~~~

然後~~~

你也猜到啦,睡著嚕~~~

但覺眼前一片黃光,就不省人事~~~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有人扯我的腳,睜開眼看到我的朋友正拉著我的腳,連聲呼喊:「史魚!!醒一醒!!你怎麼了?!」

看到他背後上方一樓多高之處,竟然有車輛奔行,才豁然大悟。原來我在騎乘中睡著,從路的右側斜行至左側,連人帶車,從大橋引道上飛了下來,機車往下直直的栽往地面,車燈照在地面上反射出的光,是我撞暈前所看到的黃光,而我的朋友在飛越途中,由我背後從空中翻落。

不幸中之大幸,飛落之處是一大片剛灌了水的田埂,半尺多深的爛泥緩衝了跌勢。

想通了,立即拉拉手腕,摸摸頸項,動動兩條腿,好像沒什麼,於是顧不得躺在爛泥田中,說:

「沒事、沒事,先放下我的腳,先讓我睡一下…..」

「快起來! 有狗在叫,農夫會過來,搞不好要我們賠錢…」我朋友催促著…

兩人好不容易在田邊找到一條小徑台階,吃力地將機車連推帶拉的拖上大橋引道。

這時,遠方傳來雞鳴,漫漫黑夜薄霧中,隱約透出幾絲曙光。

踩了踩沾滿爛泥的啟動桿,竟然發動了!! 兩人神似甫從叢林沼澤中歸來的越戰英雄藍波,全身爛泥的跨上機車,

不過,我朋友再也不敢讓我載了~~~

如果期待後續還有故事,請拍手鼓勵~~~啪啦!啪啦!

史則羽 2011/12/24於天母

後記:這是真實的故事,我朋友回到台北後說,應該是你老媽有積德,才讓我們倆活著回來。 以下是部份同學的迴響:

  1. 则羽兄, 我和楠蕃都在注意聽, 沒有講話, 是楊秀蕾和秦治在講話! 你的命真好, 像這樣嚴重的翻車事故, 通常會變成濁水溪襄的死魚, 或插在田裏的植物人! 祝大家聖誕快寨, 新年如意! 羅曉實
  2. 则羽兄, 今堂是位愛神的基督徒,她老人家必定天天為你這位寶貝又頑皮的兒子的平安禱告。 祝大家平安喜樂! 秦冶於紐約 (則羽註記:秦治兄是牧師,在紐約牧會,另外還有宋先惠也是牧師,在中和牧會)
  3. Mike, 精彩!! 結果那碗麵吃了,還是沒吃? 那空軍上尉是那個學校的? 一併告知! 說不定我可以幫你找一找… 各位新年快樂! 希望2012多聚一聚. 陵瑋上 則羽補記:經魏陵瑋兄詢問後,我問了吳天放(吳天序的二哥),才想起來幸運的另一位是空軍通校譚俊偉
  4. 则羽: 人生如果只去求得两点一线的一帆风顺,生命也就失去了存在的魅力。看来你的人生多彩多姿,等待下一回。。。明明
  5. 則羽兄, 既然講堂已開放那麼在此祝大家聖誕快樂!快樂新年! 老兄命大!尤魚變泥鰍! 楠蕃 (則羽註記:王楠蕃兄記得小學的我是乖寶寶,上課時,領口第一顆鈕釦一定扣的好好的)
  6. 则羽兄, 老祖宗保佑。大難不走,必有後福也! 在此祝大家健康愉快,新年如意! 秀蕾